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

两极化。
喜欢文学,从不看译作。
所以喜欢学语言。
喜欢各类电影,除了爱情喜剧。
却喜欢少女漫画。
喜欢动漫。
喜欢日剧。

世界上的第一个我。
这是蓝色的我。

我是世纪末出生的人。
我很年轻。
我将永远年轻。

不归 第一章 (无关爱情 原著背景)

不归


第一章


有很多人的身影被碾压在时代的巨轮下,每个人的活着也只是活着而已,活一遍就过去了。这样想是可悲无奈的。那么转世(如果存在的话),可以理解为灵魂的重生吗?可是,活着是肉体所支配的最基本的行为。灵魂是主宰肉体的,而肉体是灵魂的实行者。有了肉体才有可能。


我从来不敢奢望我在历史上留下我的名字,像那种人们翻开书页就可以看到我的事迹——无论赞美与诋毁,随便他。当然我也没有做到这一点。我只是停留在人们浅层认知的表面,等到下一个时代来临时,我的人生自然而然就会像书页一样,翻过去,然后被遗忘。

今天我回到家乡。我无数次的回来,每一次都找不到我...

我们宿舍楼下开了一家炒酸奶的店 2


佳禾是个奇怪的存在。我冒着酸气时,她还和没事儿人一样,静静喝水。她有一双过于清醒的眼睛——不是清澈,不是锐利,只是清醒。好像她从来没有放纵过自己,永远没有迷失过,永远睁着明镜一般的双眼,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,最后在心底嘲笑所有人。

好像她随时来随时走,片叶不沾身。

以及她对我似有若无的敌意,以上的一切都让我开始不得不注意她。

据我所知佳禾学习成绩很好,这一届英专生的英语最高分就是她,同时她在法语上也天赋异禀,每次课都坐在第一排,所有法语单词都念得十分准确。听人家说她英语口语也很好,不过我和她所有的专业学科课程都完美错开。我们在一个班,能够见面并攀谈的地点只有法语课堂。...

我们宿舍楼下开了一家炒酸奶的店 一


我们宿舍楼下开了一家炒酸奶的店,名字直白,叫“卖奶的”。

姜戈问我:你去不?

我正赶着ppt,下节课要求展示,所以和他说:去你妈哦去,你给我带一份吧。

他又说:听说那个兼职的妹子不错,也是大一的,真的不去?

课业压力被好奇心压倒,我二话没说,关了电脑就和姜戈走了。姜戈钦佩我的行动力,说回去把几个素材啊模板之类的发给我,会让我的作业稍微简单一些。

到了那家炒酸奶的店,我推门,一眼就看见了Maggie。她人美胸大,有世界第一美腿,架着一个墨镜,也看向我。

我朝她挥手,嗨Maggie,随后便感受到了姜戈针一般鄙视的眼神。

我这个人从小就有一个毛病,就是看到美女就走...

路在远方

我在哈尔滨的宽敞的马路上开车,路遇阿桑。阿桑晒的像一根细细长长的炭,独自伫立在火车站外招呼出租车。

“嘿,是阿桑呀,好久不见啊。”我停靠在边上,车窗徐徐降下。我微笑着跟他打招呼,没有一丝的意外。我知道我们会再次遇见。

“啊,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他惊讶之余朝我点点头。

这个“好久不见”是字面意义上的好久不见。我们上一次见到他是旅行的时候。我们在香港相遇,我向他借了根儿烟。现在我都能想起他的表情动作神态细节——他扭扭捏捏的从兜里掏出一根儿杂牌的香烟,慢慢地轻轻地放在我手里。

我白了他一眼。

“下次要是还遇到你,哥还你万宝路。”我毫不掩饰的向他表示我的鄙夷之情。

他没说话。我当时断定他就是...

突然想起来一句话:

请你用心去写。不用表皮,不用手指,不用大脑,不用眼睛。

用心去写,去感悟。

华丽的辞藻是表达方式,而内核与思想则是永恒的主题。


sm23348371 ボーカル: 赤ティン,___ ,伊東歌詞太郎, カケリネ, 恭一郎, Gero,that, ,蛇足,百花繚乱,まふまふ, みうめ, りりり, れをる; 監修:halyosy & that 作詞曲編:halyosy 英詩協力:Mes Pf:紅い流星 AGt:193 三線:530 EGt:中西 Ba:mao イラスト:たま 動画制作:ke-sanβ (总感觉这次投的画质差了很多呀...verA→av1063702

梦醒时分

贺先生做完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抖床单。他似乎要把刚才所留下的一切体液和细菌都要抖掉。无论是看见的还是看不见的。不过体液是没有办法被“抖”掉的,反而在床单上留下了更为醒目的痕迹。

于是贺先生对同床的女人说:“离开的时候把这床单扔掉。”然后把床单扔到了那女人的身上。

他总是这样,俘获一个猎物,又要把这个猎物连同床单一起扔在野外。虽说钱财是少不了的,但是那些女人明显的更加希望在他身边待的久一点,再久一点,成为“贺夫人”是再好不过的了。很多个女人抱着这一个想法,天鹅和麻雀都飞到了他的床上。

只要外形条件足够好,只要没有性病(他在真正做事之前要拿试纸测验一下),他来者不拒,权当锻炼体力。

某一天晚...

© 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